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往时农奴忆——小贵族把我当马骑

  拥珍,现在是俄杰塘社区居委会老年文艺队的演员之一,66岁的她跳起舞来,十分精神。50年前,拥珍是拉孜县一个贵族庄园的小农奴。“我妈妈也是农奴,因为生活所迫,将我抛弃了,逃走了,从我会说话起,就成了那个庄园的农奴。”

  拥珍说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,依然愤慨:“放牛,放羊,还得背着贵族小少爷,他把我当马骑。”1959年民主改革,拥珍走出了住了16年的“朗生”院,分到了田地,还被招为西藏民族学院的学生,从此人生发生巨变。现在的她,儿孙满堂,生活幸福。

  罗杰,曾是墨竹工卡县门巴乡直贡梯寺下属一个庄园的农奴,庄园里的固定农奴就有50多人,流动性的农奴多得他已记不清楚了。

  “住的是草房子,吃不饱、穿不暖,活干得不好,主人就一鞭子抽过来。天天种田、驮东西,伺候主人,他们让我干什么,就必须马上干好,要不然就会挨打。”这是罗杰15岁以前所有的记忆。他的外婆、母亲都累死、病死在了庄园里,15岁那年,他和9个兄弟姐妹从农奴成了主人,分到了10亩地,并第一次走进了小学课堂,他说,民主改革之前,上学是贵族孩子的专利。(记者饶春艳)

往时农奴忆——小贵族把我当马骑

  每天出四个版,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、云南、青海、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。

  ·走进西藏寺庙——甘丹寺:日复一日甘丹寺僧人虔诚学经·记忆·西藏:雪域高原上熠熠生辉的43颗明珠·《焦点访谈》:天路通途